<big id="bpl7l"></big>
    <form id="bpl7l"></form>

        <form id="bpl7l"></form>

          <sub id="bpl7l"></sub>
          外匯儲備重回正增長、黃金儲備八連升 還需要擔心人民幣匯率貶值嗎?
          2023-07-07 20:56:24 來源:21世紀經濟報道 編輯:

          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 唐婧 北京報道


          (資料圖片僅供參考)

          7月7日,國家外匯管理局發布統計數據顯示,截至2023年6月末,我國外匯儲備規模為31930億美元,較5月末上升165億美元,升幅為0.52%。

          國家外匯管理局相關負責人表示,2023年6月,受主要經濟體貨幣政策及預期、全球宏觀經濟數據等因素影響,美元指數下跌,全球金融資產價格漲跌互現。匯率折算和資產價格變化等因素綜合作用,當月外匯儲備規模上升。我國經濟回升向好態勢明顯,高質量發展穩步推進,有利于外匯儲備規模繼續保持基本穩定。

          同日,中國人民銀行公布數據顯示,中國6月末黃金儲備報6,795萬盎司(2113.48噸),環比增加68萬盎司(21.15噸),為連續第八個月增持黃金,累計增持規模達531萬盎司(165.16噸)。

          值得注意的是,盡管中國6月末黃金儲備規模較5月末的6727萬盎司有所上升,但黃金儲備余額卻從5月末的1321.52億美元回落至1299.34億美元,主要原因是6月黃金價格有所回落。Wind數據顯示,6月國際金價從1962.80美元/盎司回落至1919.36美元盎司,下跌幅度為2.18%。

          另外,在金價回落等多重因素的影響下,到6月底,我國黃金儲備余額在我國國際儲備余額中的占比從5月末的3.92%回落至3.84%,仍遠低于全球平均14%左右的水平。這意味著我國國際儲備資產多元化、分散化配置還有較大空間。

          黃金儲備八連升背后

          匯率和資產價格變化因素仍是6月外匯儲備恢復正增長的主要原因。事實上,一直以來金融市場發現一個有趣的現象,只要當月美元指數出現明顯回落,多個國家的外匯儲備規模都會因非美資產折算成美元后的金額增加,出現環比回升的狀況。

          民生證券首席經濟學家溫彬指出,貨幣方面,6月美元指數下跌1.4%至102.9,非美元貨幣總體升值。資產方面,以美元標價的已對沖全球債券指數下跌0.1%;標普500股票指數上漲6.5%。匯率折算和資產價格變化等因素綜合作用,外匯儲備規模上升。

          相比之下,市場可能更加關注我國黃金儲備的“八連升”。截至6月末,黃金儲備錄得6795萬盎司,較前值上行68萬盎司,為連續第八個月增加,且月度增幅創近四個月新高。植信投資研究院高級研究員常冉告訴記者,央行持續增持黃金可能出于三大考慮。

          一是從市場化角度優化儲備資產結構的需要。黃金兼具金融和商品的多重屬性,有助于優化一國儲備資產的收益性和穩定性。

          二是當前歐美市場金融條件收緊,面對經濟下行壓力增大和銀行業危機演變的風險,黃金能起到較好的投資和避險作用。

          三是為人民幣國際化推進起到基礎性支持作用。我國外匯儲備的黃金儲備占比約為4%依然偏低。充裕的黃金儲備則是一國的信用保障。

          英大證券公司首席宏觀經濟學家鄭后成認為,國際金價在中長期將會呈現“波浪式前進,螺旋式上升”的特征,而美元指數在中期卻是大概率下行,兩相對比之下,黃金的保值增值屬性會強于美元,預計中長期我國央行還將繼續增持黃金儲備。

          當然,央行的考量遠不止中長期的保值增值。世界黃金協會中國區首席執行官王立新此前告訴記者,全球央行增購黃金,絕不是基于金價短期上漲獲利,而是從更長遠的視角配置黃金。各國央行的儲備資產,第一個要求是安全性,第二個要求是很好的流動性,第三個才考慮到回報。央行持續增持黃金的一大目的是分散自身儲備資產的構成,減少對某一主權貨幣的過度依賴,另一方面則是看中黃金在全球金融資產價格波動加大趨勢下的避險功能,有助于降低儲備資產的波動幅度。

          事實上,提升黃金儲備資產的占比已經成為全球一大趨勢。據IMF相關數據,截至2022年末,全球黃金儲備資產占國際儲備資產比重為13.8%,較2008年末整體上升3.7個百分點。

          人民幣匯率何時迎來拐點?

          建設銀行金融市場部研究員梁煊表示,自人民銀行退出常態化外匯干預、把匯率更多地交給市場決定以來,我國外匯儲備規?;緵]有出現較大幅度的波動,這表明人民幣匯率穩定具有堅實基礎,雙向波動將成為常態。

          在他看來,經歷了一段時間貶值壓力的釋放,人民幣進一步快速走貶的可能性不大。當前美元指數的下行趨勢幾乎已經確認,外部壓力難以再對人民幣幣值形成大幅拖累。記者采訪的多位專家也都認為,人民幣匯率有望在今年四季度進入企穩回升階段。

          鄭后成告訴記者,人民幣匯率在3季度大概率繼續承壓,4季度大概率有所好轉。這一判斷的依據有以下四點:

          一是下半年美國銷售總額同比與美國庫存總額同比大概率雙雙處于負值區間。從歷史經驗看,美國銷售總額同比與美國庫存總額同比雙雙處于負值區間意味著美國對我國消費品與資本品的需求將下降,這將在3季度持續施壓我國出口增速,進而對人民幣匯率形成一定壓力;

          二是隨著時間的推移,美國進入主動去庫存階段,而我國進入被動去庫存階段,我國宏觀經濟基本面強于美國,人民幣匯率中期具備升值的基礎;

          三是拉長時間周期看,人民幣匯率走勢具有較強的周期性,目前人民幣匯率總體處于第三輪周期的底部區間,中期升值是大概率事件;

          四是在“美國銷售總額同比+美國庫存總額同比”這一復合指標處于負值區間的情況下,美聯儲降息概率逐步加大,這將有利于縮小中美兩國利率的倒掛程度,對人民幣匯率形成利多。

          常冉認為,短期來看,美聯儲可能還有兩次加息,中美貨幣政策分化導致中美利差倒掛加劇,美元指數可能高位震蕩,人民幣匯率則存在一定外部壓力。中長期看,人民幣匯率出現持續性、趨勢性貶值的可能性不大,原因在于我國國際收支整體仍然呈現順差、經濟基本面仍有支撐,且中美貨幣政策目標逆向而行的程度也可能會縮小。另外,合理有效的外匯管理工具也可能會適時引入。

          值得一提的是,近日,以國有大行為代表的多家銀行對美元存款產品利率進行調降,此輪調整后,國有大行一年期美元存款由4%以上降至最高2.8%。

          中國銀行研究院高級研究員王有鑫告訴記者,金融機構下調境內美元存款利率主要有兩方面考慮,一是與境內美元供求失衡相關。隨著美元利率走高,投資者和市場參與者開始增持美元資產,境內美元供給增加,金融機構美元存款增多。與此同時,由于美元融資成本提高,美元指數維持在高位,市場對美元融資需求有所下降。下調美元利率是金融機構基于國內外匯市場供需變化做出的正常經營策略調整。二是下調境內美元利率也可以緩解境內人民幣和美元資產之間的利差,降低美元資產吸引力,改善外匯市場供求形勢,在一定程度上起到宏觀審慎政策工具的效果。

          王有鑫預計,7月美聯儲議息會議后人民幣匯率將逐漸企穩,并在四季度進入穩定回升階段。屆時美聯儲加息周期基本將進入尾聲,貨幣政策分化對人民幣匯率的影響將大幅減弱。進入四季度后,歐美經濟的疲弱態勢和衰退壓力將更加凸顯,中國經濟復蘇態勢將進一步好轉,市場信心將逐漸恢復,將推動匯率企穩回升。

          關鍵詞:

          相關閱讀
          分享到:
          版權和免責申明

          凡注有"環球傳媒網 - 環球資訊網 - 環球生活門戶"或電頭為"環球傳媒網 - 環球資訊網 - 環球生活門戶"的稿件,均為環球傳媒網 - 環球資訊網 - 環球生活門戶獨家版權所有,未經許可不得轉載或鏡像;授權轉載必須注明來源為"環球傳媒網 - 環球資訊網 - 環球生活門戶",并保留"環球傳媒網 - 環球資訊網 - 環球生活門戶"的電頭。

          久久看片
            <big id="bpl7l"></big>
            <form id="bpl7l"></form>

                <form id="bpl7l"></form>

                  <sub id="bpl7l"></sub>